title image

不孕症知識專區 找出不孕症原因

前言:不孕症治療這其實是一個「無心插柳」的意外發現,自從2007年間, 同時俱備西醫婦產科專科醫師及中醫師資歷的陳應明醫師開始以特定的生活飲食型態修正配合中藥、針灸幫助女患者減肥的治療過程當中, 陳醫師發現有些原本已經對「懷孕」這件事已經無任何期待的高齡女病人卻紛紛傳出意外懷孕的情事。經過分析,陳醫師發現這些患者很多年齡都已超過35歲甚至40歲, 平時跟先生行房的時候都沒有避孕的措施。在長達數年沒有懷孕消息的情況下開始進行「減重計劃」之後卻在很短期(大部份是兩個月到四個月,有些患者甚至是一個月不到)之內意外懷孕。

 

印象很深的是一位瘦了七公斤以上,並且已經成功改善困擾她多年的氣喘問題的女病患在突然月經不來之後, 怒斥是不是我們的減肥藥物有問題, 破壞了她的卵巢功能,造成了她更年期提早來臨因而月經不來? 她還很生氣地拿我們的藥物去化驗。
當然,化驗的結果藥物並沒有問題, 她是因為懷孕而導致月經不來。陳醫師認為這些為數眾多的「意外」懷孕絕對不是一個單純的「巧合」,因為三年多來,這些因為參加「減重計劃」而意外懷孕的累計患者人數已經遠超過陳醫師擔任西醫婦產科醫師那八年期間「刻意」以測量基礎體溫,開給口服排卵藥等方式而成功幫助不孕症患者懷孕的人數。

 

經過查閱醫學文獻以及進行思考之後陳醫師發現上述的懷孕率增加真的不是意外,而且是有醫學跟科學證據的。人類由於農業及工業文明所造成的生活飲食型態變遷在造成不孕症的原因當中,伴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而飲食以及生活型態的修正卻是目前主流生殖醫學當中最被忽視的一環。而且中醫藥在提高全身新陳代謝的同時, 當然也同時提高了女性生殖系統的功能、降低不孕的機會。

 

在一次午夜夢迴當中,陳醫師又想起了10多年前剛剛開始擔任婦產科住院醫師的一段難忘經驗。一名治療不孕症的女病患,在打了麻醉藥,開始治療的恍惚期間突然放聲大叫:「噢,好痛….」緊接著便流下兩行眼淚, 號啕大哭:「老天爺,你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其實我也就只希望擁有一個小孩,一個就夠了! 為什麼我受這麼多痛苦,努力治療了七年,你還是連一個小孩子都不給我?你實在對我太不公平了!」緊接著更是一場接近歇斯底里地痛哭,連續喊了十幾次:「為什麼?」。
我跟在場的學長們,都對於眼前的一幕感到相當地震撼以及鼻酸;這些平時在不孕症門診看來只是帶點憂鬱氣質的不孕症女病人,在其心靈深處卻隱藏著非當事者所能體會之忿怒、痛苦、悲傷以及無力感。這午夜夢迴的一幕,其實也是陳應明醫師想要把這個「無心插柳」的發現拿來幫助那些不孕症患者的重要動力。

 

陳醫師希望能貢獻出自己多年來整合中醫以及西醫的一份知識的力量,給那些受不孕症困擾的夫妻們,希望能夠給他們一些實質的幫助。僅以本文,獻給那些在生育率如此低迷的今天,還想要幫台灣未來創造繼起之生命的堅強母親們。希望我的知識,能幫助妳們圓夢。

 

 

不孕的原凶:多囊性卵巢症候群

多囊性卵巢症候群是女性不孕症的排行首要原因;根據不孕症病人的原因分析,排卵因素佔所有不孕原因的20%-25%,而這不孕症當中90-95%是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的病患。

因此,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雖然只佔所有女性人口的6%-10%,但是卻佔了不孕夫妻人口總數的20-25%。 如果再進一步扣除男性不孕因素的佔率約40-50%, 也就是說:『多囊性卵巢症候群』佔不孕症女性人口中的40%。 而這些不孕的多囊性卵巢病患當中高達90%有肥胖或是體重過重的問題。

因為『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無法順利排卵,才導致沒有正常規律的月經,因此,無法順利懷孕的困擾就成為一個病人結婚後必須面對的重大問題。

不孕症門診的治療由於費用可能涉及到昂貴的排卵針以及試管嬰兒IVF等技術,有可能為了治療不孕症費用高達10萬台幣以上,往往是自費,且常常不是一次兩次三次就一定會成功。

 

 

不孕症問題、不孕症治療流程

通常,在結婚或是進行沒有避孕的性生活未滿一年的「不孕」問題,因為未符合醫學對於不孕的定義,就算求診於醫師,他們通常會建議再等看看。 等待一年以上未能懷孕,有兩種選擇:直接看不孕症專科醫師門診做一些不孕症基礎檢查,包括:抽血驗荷爾蒙,精液分析、子宮頸粘液分析…等等,或是找一般婦產科醫師開「口服排卵藥」治療不孕症。

前者可能較痛、較麻煩,但是比較有機會直接找出其他隱藏的原因;例如:男性精液品質問題或是輸卵管阻塞等問題。

而『口服排卵藥』的治療多半只需要簡單的病史詢問或是基礎體溫表、抽血驗黃體素就能夠開始進行,不用花什麼錢而且安全、不痛、不麻煩;任何的婦產科專科醫師都可以開『口服排卵藥』,再加上排卵因素佔所有女性不孕因素的25%-30%,口服排卵藥治療可以不先經過不孕症的基礎檢查,合理地列為優先治療選項。

如果真的是單純排卵障礙,經過口服排卵藥數個月的治療,其排卵率高達80%,但是因為口服排卵藥同時也會讓子宮內膜變薄,因此在連續服用超過三、四個月之後就不利於胚胎著床,它的成功累積懷孕率在第三、第四個週期達到最高峰將近30%之後即不再增加。

西方不孕症生殖醫學進展至21世紀的今日,已經慢慢覺知到:減重、改變生活飲食習慣應該要優先於藥物及手術,列為第一線不孕症治療選擇, 成功地改變生活飲食型態、減重之後, 超過半數以上的病患甚至能夠不靠藥物自然懷孕。

 

醫界發現:台灣近年來不孕症盛行率有愈來愈多的趨勢, 雖然沒有正式的統計但婦產科醫師的估計是高達約10~15%的夫妻有此方面的問題。生殖醫學專家認為: 除了受教育年限大幅度延長以及高房價造成晚婚、晚生的夫妻大幅地增加; 大部分患者只注意到子宮肌瘤、子宮內膜異位症、輸卵管阻塞、卵巢腫瘤、巧克力囊腫等會造成不孕的因素,卻沒有注意到「年齡老化」才是導致不孕最可怕的殺手。除此之外, 人與人交往愈來愈複雜、性開放、不想要的懷孕之後的人工流產手術、多重性伴侶、生殖系統反覆感染,以上都是不孕症盛行率增加的可能原因。更值得注意的是, 農業及工業文明所造成的生活型態的改變, 以及環境污染,也都可能是生育能力的殺手。丹麥學者曾在1940~1990年間研究男性精液品質發現男性精液品質在最近的半世紀來呈現巨幅地下降;精蟲的數目急遽地減少。男性每毫升精液中的精蟲數在1940年平均約1億1千3百萬,到了1990年就只剩下6600萬。英國、法國、日本等國的研究,也同樣發現精子品質下降的現象。以全球的觀點來看,不孕症的盛行率在全球文明國家都有愈來愈高的趨勢。

 

有不孕煩惱的婦女族群也正在迅速增加當中。一份美國全國家庭普查報告顯示,15~44歲的女性族群,不孕的比率由1988年的8%,上升至1995年的10%,也就是由460萬人增加到620萬人。苦於「不孕症」的夫妻在這段期間內成長了近三成。

近年來,隨著科技不斷發達,人工生殖醫學也同時得到長足的進展。但這些人工生殖技術有可能只是不孕症夫婦眼中虛假的海市蜃樓而非真實的救命仙丹。許多新技術只是用行銷包裝的方法一再宣傳而已,病人其實不應有過度的期望。以行之有年的人工協助生殖科技試管嬰兒為例,即使再加上較新的技術,如單一精蟲顯微注射技術,改善精卵受孕能力,始終很難突破3成左右的成功率。即使許多科技朝向改善不孕治療中最棘手的問題──卵子老化與胚胎著床,但研究已經進行20多年,也似乎沒什麼重大的進展,以「醫學倫理」觀點出發的醫事法律,也同時阻礙了醫學技術的進步。

 

社會型態的變遷以及教育年限大幅度地延長造成晚婚的現象越來越普遍。許多人天真的認為:結婚之後生小孩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因此對於晚婚會造成生殖能力下降的這件事完全失去了應有的戒心。他們認為即使是晚婚或有生育的問題,有了21世紀的醫學技術,一切惱人的問題理應迎刃而解。
直到結婚多年卻生不出小孩,才發現原來不孕症是如此普遍。很多人常常以為「不孕症很容易治療,晚生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其實是一個極端錯誤的認知。
世界各地的媒體常常報導名人、明星過了40歲甚至50歲還生下小孩的新聞。各種介紹不孕症治療的報導當中,主角大多是不孕症治療成功的例子。但事實的真相是: 常常發生的事不會上新聞, 很少發生的事才會上新聞。
在那些成功治療不孕症案例的背後,其實有更多「不孕症」治療失敗,飽嚐生理痛楚與希望落空的夫婦們,躲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中暗自哭泣。更何況,大多數的平凡大眾並未俱備與那些名人、明星們相同程度的財力以及醫界人脈。

 

常常見到罹患不孕症的夫婦為了求子,花了兩三年甚至十幾年,花費幾十萬到一兩百萬,從二十幾歲治療到四十幾歲的情形都普遍存在社會當中。不孕症治療的過程,就像一場永無止境的抗戰。因為治療的不確定性實在太高,也帶給那些夫婦們重大的焦慮感。
一般接受治療的夫妻當中,通常是太太的期待會比先生還高,一旦治療失敗,太太往往比先生還要失望。「每次看到月經來就很想哭」是每個月都期待懷孕的不孕症病人的共同心聲。治療到最後,很多不孕病人都覺得「生小孩」這件事是他們一生當中最挫敗的一件事。
一次治療比一次治療期待高, 如果還是不成功, 失敗的挫折感也就一次比一次更大。 渴望小孩卻生不出來,一連串的疑問便接踵而至。「為什麼別人都能輕鬆擁有小孩,而我卻沒有?」 「為什看在別人眼裡是起來生小孩是順理成章的一件事,而我卻無論如何努力也辦不到?」 這些內心忿怒而且無力的嘶吼常常在不孕症的病人心中不斷出現,並且揮之不去。

 

特別是女性,這些不孕的女性會非常畏懼社交場合; 因為在一般的社交場合當中,大多數有小孩的親友都在談論小孩時,無形中就踩到她們心靈最深的痛處。 「不孕」是讓一個準備好當母親的婦人,感受到難言悲傷的最重要原因,許多不孕症的患者覺得自己失去天生的能力,不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而是一個「殘缺的女人」。不但如此,周遭的親人、朋友對待不孕症患者的態度更加深不孕症患者心靈的傷害。人類社會其實是比較期待結婚之後能生小孩的,所以,許多人都認為「不孕症」是一件令人感覺害羞的疾病。不孕夫婦常會經歷的一個階段就是逃避親人、同事、朋友的眼光及詢問。如果不小心又被問了,可能就會以其他的答案一筆帶過,例如:「現在還沒有計劃生小孩。」或「沒有小孩日子也可以一樣過得很好。」。特別是逢年過節,原本是整個家族團圓,喜氣洋洋的歡樂日子。但是,對於那些受不孕症困擾的夫婦們而言,要見親戚、家人,或是其他親友的小孩們,就可能是心中最大的夢靨。

想要解決不孕的問題,必須考慮可以改變的因素而非不能改變的因素。從上述的分析看來,年齡絕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年齡同時也是一個無法改變的因素。 所以,每天在那裡後悔太晚結婚或是太晚才想要生小孩是完全沒有用的。
想要解決問題,必須從知識的角度出發,來檢視可以改變的因素,這才是解決問題之道。我們可以從人工協助生殖科技的進展所得到的知識來思考為何我們醫學上的試管嬰兒可以用來解決部份的不孕問題。在這裡,我先點出兩個重點以利諸位共同思考。第一個問題是排卵的問題,如果沒有辦法成功地排卵,其他的因素都沒有必要考慮。第二個重點更重要,那就是從排卵開始到著床為止的這11天當中受精卵是否能夠成功的存活、分裂及著床。
這11天當中,由於卵子內所儲存的能量不足以應付生長發育所須要的全部能量,因此,母體所提供的血清或是輸卵管液體的營養環境在這11天當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以上的兩個重點是試管嬰兒療程(IVF)的主要精神。
當中包括幫助排卵、取卵、取精、體外受孕以及最重要的:用人工輸卵管液以及培養基將受精卵培養至囊胚期然後再殖回母體。這段過程是所有試管嬰兒中心的最大商業機密,其培養基的配方、溫度的調控、以及技術員的素質扮演了比醫師本身還要重要的角色。但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在於:我們的卵子以及精子其實是通過數百萬年的天擇而一直能在母體內成功排卵、受孕及著床的。靠著不斷重複這些過程,人類才得以一代接一代地繁衍。到底是出了什麼樣的狀況才使得我們人體無法靠自己的內在環境而必須依靠人工協助生殖科技才能順利地傳宗接代呢?如果能成功解決排卵以及改善從受精卵到著床這11天的母體內環境我們是不是就可以省下大筆做試管嬰兒的昂貴費用了呢?

 

陳應明醫師在反覆思考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與為何過去參加我們減重計劃的患者為何會有特別高的意外懷孕率,這兩件事件當中應該存在著一般人沒有想像到的關聯性。在查閱了近年來幾篇關於肥胖、飲食型態與不孕症關聯的醫學期刊之後,這些問題終於找到合理的解答。

 

接下來我們依據刊登在2004年知名生殖醫學雜誌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所刊登關於肥胖女性與生殖能力方面的研究與各位分享,這邊要明確表達的是「想要治療不孕症,不一定得靠排卵針、試管嬰兒等高價的藥物或醫學技術,有時候,生活飲食型態的調整加上傳統便宜的藥物就能達成生殖的目的」。其實醫界早已注意到由於飲食及生活型態的變化,肥胖盛行率伴隨著月經異常、不孕、妊娠糖尿病及流產發生率一起增加。當中,一些研究已經指出「多囊性卵巢症候群,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以下簡稱PCOS」在這其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這個疾病,主要由遺傳基因及生活飲食型態所造成,在不孕症婦女當中的盛行率甚至超過百分之三十以上。值得注意的是,罹患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的婦女只有30-50%扮隨著肥胖,也就是說,超過50%PCOS的婦女並沒有體重過重的現象,因此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原來有嚴重的排卵障礙,而且排卵障礙同時也是造成不孕症的主要原因之一。2003年的一篇研究指出:有些PCOS的患者雖未過重但卻有明顯內臟脂肪增加或腹圍過粗的問題。幸運的是, 醫界近年來也發現透過降低體重、生活飲食型態調整、傳統藥物的輔助就能明顯改善她們的排卵甚至懷孕的比率。

 

類似的研究也指出:除了肥胖的程度之外,胰島素抗性的存在與否是決定能否成功排卵的主要因子,特別是那些未過重的患者。多篇研究也同時發現,無論體重是否過重,腰圍的粗細或腹部的肥胖與胰島素抗性之間居然存在著非常強烈的關聯。了解到這一點之後,我個人思考許久的疑惑終於得到完美的解答:難怪多數的男人都喜歡細腰的女人,因為腰的粗細與她們的生殖能力習習相關,如果有男人喜歡粗腰的女人,那麼她們就因上述原因而無法成功生出較多的小孩,所以大部份能夠成功生殖的男人及其後代基本上都比較喜歡細腰的女人。女人也會發現腰部越細的女人越俱備性的吸引力,即「擇偶或選擇男人的優勢」。除此之外,我同時也發現到,過去我們在治療肥胖症的過程當中所強調的,透過生活飲食習慣的修正、針灸及藥物來改善「胰島素抗性」這個治療環節,居然也能同時改善排卵功能,進而增加受孕率。我之前所描述的意外發現,真的不是巧合。

 

PCOS除了排卵以及生殖的障礙之外,一些研究也指出它與未來的健康有密切的關聯: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心血管及心肌梗塞等疾病的風險都會比一般人高出數倍。

肥胖與月經異常、無排卵、不孕症及治療成功率的關聯早在1953年即有研究指出:肥胖婦女發生月經異常的機會是一般體重正常婦女的四倍。雖然肥胖的婦女不見得就一定無法懷孕生小孩,但是研究也指出已婚婦女的BMI與排卵相關的不孕症發生率呈現正相關,肥胖與習慣久坐的生活飲食型態的確可能造成較高的不孕症發生率。不但如此, 一篇1993年發表的研究顯示:就算是生殖醫學技術,例如:人工受孕的介入,肥胖婦女還是比較不容易懷孕,2000-2003年發表的一些研究也指出,肥胖婦女在接受不孕症治療的過程當中必須使用更多的排卵藥物,花更多的時間及醫療費用,治療成功率也只有體重正常婦女的一半左右,就算是懷孕了,肥胖婦女的流產率也會偏高,特別是那些脂肪集中在腹部的患者。分別發表於2000年及2002年的研究指出:就算是懷孕了,懷孕前的體重對於妊娠相關疾病例如:妊娠糖尿病、妊娠高血壓、泌尿道感染、巨嬰症及剖腹產率都有正向的關聯。

 

接下來我們看看如果透過運動、飲食、生活型態、以及藥物的介入是否能夠改善PCOS患者的生殖能力,多數的研究結果顯示是肯定的,而且只要體重能降低幾公斤,不一定要減到正常體重,就能夠大幅度提高排卵及生殖功能。這樣子的研究結論與我們過去的經驗不謀而合,有些患者甚至在減重計劃開始展開的一個月之內就發現已經意外懷孕,而她們過去已經花了無數的時間及金錢在正規的不孕症醫學中心作治療結果卻失敗。
所以,我們的結論是:如果妳本身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體重過重或者是體重雖然正常但是有腹部肥胖而且合併不容易懷孕的問題,透過生活飲食型態的修正配合一些能提高新陳代謝、改善胰島素抗性的藥物輔助,就能成功解決排卵的問題以及改善從受精卵到著床這11天的母體內環境,進而提高受孕率,未必一定要優先嘗試那些昂貴、甚至會帶來身體痛楚的不孕症治療。僅以此篇文章所涵的不孕症相關知識獻給正為懷孕而努力的未來的偉大母親們。